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16 冤孽啊 克星啊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16 冤孽啊 克星啊

    

  “原谅爸爸,爸爸后悔了十年,做梦都在想着你回家!”

  楚涵云声音很小,沙哑破碎,但是楚乔听得一清二楚。

  任凭楚涵云揽着她的头抵在胸前,闻着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她始终僵硬着身子,没有动一下。

  眼前起了雾,有点看不清。

  所幸现在躲在楚涵云的怀抱里,没有人看得见那些代表懦弱或者感动的液体。

  真的可以原谅吗?

  这失去的十年她要跟谁计算?!

  现在抱着她的是她从小就爱黏着,以为永远都像一座大山一样让她肆无忌惮仰仗的爸爸,

  可是十年前的那一巴掌,一下子摧毁了她的信仰,

  她的山在那时已经塌了,

  现在抱着自己的人成了记忆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再次抬起头,眼睛清明一片。

  “我可以参加寿宴吗?”

  “……”,楚涵云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微窒过后是巨大的惊喜:“当然可以,你是楚家的嫡亲长女,这个家以后都是要交给你的!”

  “涵云!”

  “爸爸!”

  楚老太太和楚凌同时出声。

  楚涵云的那一声“这个家以后都是要交给你的”说得并不小,语气肯定而铿锵有力,周围的宾客听得一清二楚。

  众人的眼色各有不同,惊奇的,艳羡的,算计的,激动的……

  这个凭空而出的小丫头是楚涵云首次公开承认的楚家嫡长女,楚家未来的继承人。

  虽然现场没有媒体,但是富人圈里的小道消息往往比媒体的捕风捉影来的更实在。

  这个消息无疑是今晚的重磅炸弹,楚氏接班人代表楚家未来的风向。

  大树底下好乘凉的人总是要提前做好谋划,找到合适的大树。

  ----------------

  楚老太太恨恨的看着眼前这个所谓嫡亲长孙女,心里有一口气堵在胸前,这个可恶的野孩子,跟她那个不正经的妈一样,都跟她八字犯冲!

  大的那个害了她儿子几乎丢了半条命,小的这个又害他楚家没了唯一的男孙!

  好不容易清静几年,她又跑出来坏了她的寿宴不说,才几分钟,就让儿子连家产都双手奉上了!

  冤孽啊!克星啊!

  如果不是顾着今天是自己的寿宴,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以着楚老太太刚硬的脾气,她真想上去好好问一问这个丫头:怎样才能放过她楚家!

  夏婉如已经平静的站了起来,吩咐吴嫂把撤走的椅子重新加上。

  楚凌急的扯了扯夏婉茹的袖子,“妈妈”,求助的眼神里含着晶莹的眼泪,欲滴不滴的挂在眼窝,说不尽的楚楚动人。

  当然,要是有人懂得欣赏的话。

  “凌凌,起来给姐姐让个位子,欢迎姐姐回家!”

  夏婉如轻声细语,极有耐心的劝导着楚凌。

  眼神里的冷芒让刚想出声反抗的楚凌默了声。

  “不用了”,已经走到主桌边的楚乔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婉茹:“我喜欢挨着帅哥坐,可以吗?爸爸!”

  虽是询问的语气,人已经走到了陆远峥旁边:”帅哥,给我挪个位子,我想挨着今天的老寿星坐,可以吗?”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东方 >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 16 冤孽啊 克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