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32 定情信物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32 定情信物

    

  自己已经帮不上忙了,不能再成为他的负累,影响他工作。

  楚乔收起手机,双手抱臂搓了搓手臂:原来G城的秋天也会这么冷!

  小时候怎么不觉得呢?

  手指不经意间挂到了棕黄色的牛皮表带,带扣散落,手表几乎掉在地上,她急忙伸手捞起。

  幸好!

  这个手表估再摔一次,估计就真得退休了!

  她很宝贝的吹了吹表盘,又仔细的对了对带扣,好像是脱线了,应该还能补好。

  这个手表是楚乔十九岁生日时,程景颢送他的生日礼物。

  那一天,他们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这块表算是定情信物,因此楚乔一直很宝贝地戴着。

  指针已经有两次都不走动了,是她跑遍江城大街小巷才寻到一个早已退休的钟表修理老师傅给修好的。

  她记得最后一次临走时,她对那个老师傅千恩万谢。

  老师傅眼神怪异的喊住她说,如果指针再坏,拿给他也修不了了。

  “小姑娘,这个手表是心上人送的吧?”老师傅看她宝贝的样子,最终不忍伤了她的自尊心。

  “让他再送一个,不是什么贵重物件,你这样跑来跑去,车费都够买了!”

  楚乔苦笑:修表师傅怎会知道,送她手表的男孩子家庭条件并不好,她怎么舍得开口让景颢再送他一块表?

  楚乔曾听景颢妈妈说起过,程家原本在江城也是富贵人家,后来因为得罪了江城大户,被逼的破产。

  程爸爸因此郁郁不得善终。

  程母不甘心家产败落,就寄希望于儿子,希望他将来有一天可以重振家业。

  所以从小,程母对他都是要求严格。

  程景颢也不负期望,从小到大,学业一路领先,是典型的“学霸男”。

  敏感的楚乔发现程母一方面对财富极其渴求,一方面又有着严重的仇富心态。

  惧于程母的严厉,当程景颢提出暂时瞒着他们的恋爱关系时,楚乔想都未想地同意了。

  她知道程母对程景颢期望很高,不忍心他受到母亲丝毫的苛责。

  为了讨好未来婆婆,不给程景颢压力,楚乔甚至一直没有告诉程景颢,其实她好像也可以算作他妈妈仇视一族之列。

  ——————————————

  当年乔楠离开,给楚乔留下最多的恐怕就是钱了。

  楚乔自己有一张卡,是她出生时候,外公送的第一份见面礼。

  当然,连同卡里的一百万一起。

  后来,凡是过年过节,亲朋送赠、长辈打赏,乔楠都给她存在了卡上。

  豪门子女,从小都有分红,这笔数额不是外界随意就能揣测的。

  即使在她离开楚家的这些年,这笔钱仍是一分不少的转到她的卡上。

  如此算来,她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富婆”。

  这也是后来为什么她不到十二岁的年纪,敢独自离家跑到江城的底气所在。

  江城是楚乔外婆的家乡。

  在楚乔十岁以前,乔楠几乎每年都会带她回江城祭拜外婆,偶尔也会小住一向。

  所以对江城,她比其他城市来得熟悉。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东方 >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 32 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