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31 关于酒品,因人而异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31 关于酒品,因人而异

    

  苏子睿迷迷瞪瞪往桌子上放酒杯,酒杯只挂了桌子边,然后“哐当”跌落在地。

  他本人也径直往地上溜去!

  仿若醉汉,一边溜还一边大舌头地喊着:“是兄弟就接着喝!”

  顾西陆和厉以峰同时出手。

  分别从左右搀住了他,把他往沙发上拖。

  周围围观的人兴奋地一阵“呕吼”乱叫!大有唯恐天下不乱之嫌疑!

  厉以峰锁眉,对众人一个眼风扫去:“散了吧,改天再聚!”

  众人悻悻的离去!

  苏子睿已经扯了嗓子开始大哭起来。

  ————————————

  关于酒品,因人而异!

  醉酒后的人千姿百态,冷暖自知。

  有人酒后大睡,不吵不闹;

  有人借酒撒风,鸡飞狗跳;

  有人借酒壮胆,怂人顷刻间变得艺高人胆大;

  有人借酒开嘴,闷葫芦变成话匣子停不下来;

  还有一种,就是苏子睿这一类的:醉酒就哭,不知道哭什么,也是根本停不下来……

  这时候,所有人都必须依着他,顺着他,还要哄着他。

  哭了十几声的苏子睿指着兄弟俩面前的酒杯:“你们当不当我是你们大哥?”

  “当然!”

  顾西陆和厉以峰难得地异口同声,谁让他们的耳朵已经被荼毒惨了呢!

  苏子睿欣慰的笑笑,抬头见两个异口同声的男子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他又接着哭起来:抑扬顿挫,婉转起伏。

  顾西陆和厉以峰沉默的对视一眼,各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苏子睿暗道,自己这个大哥做成这样可真是有够倒霉的,不过好歹都是自家兄弟,不然被外人瞧了去,堂堂苏大少的面子可放在哪里?

  他止了哭声,从沙发上溜下来开第三瓶酒。

  顾西陆和厉以峰各自坐回身后的沙发,都不看他。

  这样的大哥,他们能说不认识吗?

  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醉!

  看他哭成那样子,虽然不拿自己的脸当脸,好歹也要顾及一下他老子的面子。

  堂堂星级连锁酒店CEO的脸,都被这小子给丢尽了!

  简直是演技派,跟奥斯卡影帝有得一拼!

  顾西陆起身说去厕所,苏子睿及时接话:“包厢里就有,干嘛跑外面?”

  没有人回答他,转头看向厉以峰,厉以峰掸了掸西装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里面的我用。”

  苏子睿觉得这两人不可理喻:他这么不要脸皮,都是为了谁?为了谁?谁?

  感谢老头子一早逼着他接手酒店的生意,迎来送往习惯了,反正他的脸皮也不是第一次掉地上了!

  做酒店也好,人大度啊!心宽广啊!

  ------------------

  偌大的酒吧大厅,楚乔静静的坐在吧台最边沿的位子,周围的热闹仿佛与她无关。

  抬腕,一款普通的棕黄色牛皮带圆盘手表,表盘显示现在已经夜晚11点48分。

  再过十二分钟,今天就结束了。

  她开始焦急起来,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去问问。

  熟悉的手机号码按了下去,临拨号时又犹豫了。

  景颢说他现在是创业期,有可能几个人在一起加班到很晚。

  现在打过去会不会打扰他?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东方 >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 31 关于酒品,因人而异